《越光宝盒》:十六年前的那段情事终于可以释怀了

2018-05-02 08:22:52 FILM 16

195547.85094773_1000X1000.jpg

很多人熟识刘镇伟都是从十六年前《大话西游》里的那串葡萄开始的,他自己也说,《大话西游》是他电影生涯的转折点。所谓“转折”,即是当我们回溯往事的时候竟然发现,这个时而叫技安,时而叫刘镇伟,还经常化名黎大玮、陈善之、刘宇鸣的胖子原来还拍过那么多经典的无厘头喜剧。而当我们再把时针反向拨回来的时候,却不想他在巅峰之后不久就失意的远走他乡,一去数年。       

所谓造化弄人大概就是这样,正如《大话西游》这部电影所经历的命运,从不被理解到被人奉为经典,失了票房,却在始料未及的情况下赢了永恒,乃至于蛰伏加拿大期间的刘镇伟每当长夜漫漫无心睡眠的时候,都会回想起在宁夏拍戏的那段时光。从《情癫大圣》到《越光宝盒》,他所不能释怀的这份《大话西游》的情怀让我们有理由相信,有的人走,其实是为了更好的回来。       

虽然“葡萄”在各种场合反复宣称自己已经放下了《大话西游》这个包袱,但既然名为《越光宝盒》,又纠集原班人马,自然难免会被人比较一番。不过经典之所以能成为经典便在于其不可复制和不可超越的性质,刘镇伟自己都没有这样的打算,我们更无需苛求。       朱茵说,拍这部戏更像是一场老朋友的聚会,而看这部电影对我们而言,则也更像是重温一种无厘头的情怀。当电影开场,孙俪饰演的玫瑰仙子驾竹筏出现在银川沙湖美丽的芦苇荡中,这份情怀便被迅速点燃。直至电影的最后,镇北堡,还是昔日的那座城楼之上,男女主角拥吻的片刻,这份情怀华丽的落幕了。紧随其后的不再是卢冠廷悲伤的情歌和齐天大圣孤独的背影,取而代之的则是剧组成员的“盛装”亮相,让人不禁感叹,无厘头在刘镇伟的电影里真可谓是无处不在。       

无厘头是一种精神,并不在于好笑与否,而在于无法无天的想象力。曾经的香港电影因为这种精神而深受影迷的爱戴,如今的合拍片也因为这种想象力的缺失而遭人诟病。君不见,连刘以达那句“pu你老母”的谩骂都被和谐成无声的挑衅,这也就难怪有人要站出来宣布,无厘头已经死了。       

1497593423.jpg

其实,顶多也只是残废,要死哪那么容易。       

坦白的说,《越光宝盒》的很多招术都没能点中我的笑穴。恶搞也好,致敬也罢,九成以上从别人那里抄来的桥段看得令人实在乏味,只有郭德纲、鸟巢等少数几处颇为创新的恶趣味还能叫人开怀。但这并不能影响我对这部电影的喜爱。刘镇伟顺手牵羊的功夫是随心所欲的,对别人极尽阿谀调侃之能事的同时都没忘了埋汰一下自己。当一个导演自己都放下身段尽情癫狂的时候,我想观众是不是也应该即刻卸下他们的伪装。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《越光宝盒》是一部典型的“菩提老祖作品”,是需要反复的看才能体会到个中滋味。但这又是一部非典型的刘镇伟电影,因为让我感动的是,在经历了几生几世的轮回之后,技安编剧的爱情故事终于有了一个完满的结局。爱情依然是执着的,但我们终于不用再为至尊宝和紫霞的那份真挚的爱情无果而纠结,很多情怀都可以在这部电影结束的时候划上一个圆满的句号。我记得当年周星驰在北大演讲的时候有学生说,“那个结局让我不得解脱”。那么,现在菩提老祖告诉你,其实紫青宝剑可以是坏的,紫霞仙子也可以一闪而过,况且连郑中基这副尊容去亲如花你都看得下去,那还有什么是非得记挂在心里的呢?那些不能释怀的往事,在这一刻就都让他们烟消云散去吧。


为您推荐